第五集 (10/10)

澤嵐與犢嵐互相指摘對方為狐狸精的兒子,潮彤只得出招唬嚇他們留下。潮彤安排澤嵐與犢嵐以媽姐打扮查案,兩人為取得線索,不惜向影樓老闆鄔東獻媚。二人重返媽姐屋,澤嵐發現其中一名媽姐竟藏有與鄔東相贈之同款髮夾;眾媽姐齊集媽姐屋聚會,澤嵐與犢嵐看準機會,借髮夾勾起眾女的妒意,未料她們為此竟大打出手。潮彤等人分析崔湑帶回來的檔案後發現可疑之處;莒若欲向鄔東取回眾媽姐的照片,誰知差點被污辱,幸得路過的崔湑將她救走。犢嵐與澤嵐在媽姐屋朝夕相對,終決定放下成見,合力查出媽姐案的內情……

第六集 (10/11)

崔湑為莒若的事整天在差館唉聲嘆氣,狄瀚鼓勵他向莒若問個明白。崔湑欲先找鄔東,卻在失火的照相館外被人襲擊。崔湑醒來後發現鄔東在火場吸入濃煙昏迷;潮彤等人調查後認為是有人縱火。犢嵐與澤嵐將芙梨的遺物偷走,讓潮彤重組案情,結果認為莒若嫌疑最大。莒若發現犢嵐與澤嵐的男生身分,慕絲只得向眾姊妹解釋一切。潮彤與岳皎跟蹤莒若往拜祭芙梨,及時取回重要證據;山度士下令緝兇,崔湑請求犢嵐等人協助拖延時間。莒若在天台欲自殺,崔湑苦勸無效,潮彤則從不同的細節推斷芙梨身亡的經過……

第七集 (10/12)

狄瀚與潮彤等人一起燒烤時,以半年前的有船突然失蹤的鬼故娛樂眾人,竟成功嚇怕澤嵐與犢嵐。崔湑對莒若的事耿耿於懷更辭職不當警察;岳皎請求潮彤訓練崔湑當私家偵探。偵探社接到一宗妻子欲告丈夫通姦的案件,潮彤命三人混進委託人丈夫經常流連的夜總會展開調查。澤嵐與犢嵐眼看娛樂大亨朱達仁與男性友人習柔於夜總會耍樂甚為羨慕。曾擔任探長的達仁看穿崔湑等人的身分,正命人阻止之時,經理卻錯認犢嵐為其中一位台柱歌后藍瓊花歸來;湑與澤嵐完任務後代犢嵐向台柱歌后藍瓊雪解釋,但瓊雪竟跟蹤他們回偵探社……

第八集 (10/13)

澤嵐因發現習柔的秘密感到不安,於是向崔湑求助。岳皎與崔湑分別調查兩位生還乘客名伶夫人及海味店太子爺,卻無功而回。潮彤發現最後一位生還乘客竟是前上司達仁。三子認為潮彤與達仁之間有不可告人之秘密,岳皎從潮彤口中,得知前因後果。達仁向潮彤透露半年前的「船難」其實另有玄機……崔湑跟蹤名伶夫人,發現她與丈夫的關係並不融洽,遂決定調查二人的底蘊。高利貸向瓊雪追債,經理建議由犢嵐扮瓊花重組巨肺歌后樂隊,以助瓊雪賺取收入。習柔到偵探社向澤嵐請教如何跳舞,犢嵐與崔湑猶如舞王上身般傳授其技巧,澤嵐看在眼內,澤嵐突然被襲,路過的習柔協助他逃跑,卻險令自己身陷險境。

第九集 (10/14)

澤嵐在危急關頭決定帶同習柔穿牆保命;想不到習柔竟央求澤嵐教她穿牆。崔湑與岳皎忙於調查名伶夫人,卻在路上遇到跟蹤海味店太子爺的犢嵐與澤嵐;眾人發現太子爺與名伶夫人口吐白沫自尋短見,於是盡力搶救。半年前失蹤的客船突然出現,並在船上發現一具屍體。瓊雪在認屍間驚見屬於妹妹的飾物,被嚇得至昏倒,醒後更性情大變。潮彤命澤嵐與崔湑調查從屍體身上搜出的金行收條,誰知澤嵐到達該舖後變得心神恍惚。澤嵐遇上習柔,向她說出金店老闆是他後父;瓊雪為未能尋回妹妹而灰心,眾人決定以苦肉計引瓊花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