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集 (05/07)
名鈸趕往刑場向東方求情,指在山只為趕走毒蜂救皇上。另一方面,名鈸向家人表示高仁已記起在客棧見過他,擔心高仁一旦東窗事發,恐死罪難逃;戴刀等竟提欲把高仁殺掉。名鈸以五十大板懲罰在山,玉嫣提出以一功抵一過,名鈸答應但把在山革走。名鈸與雪松到暖香泉,名鈸遂提議彼此合作開辦一悅容坊。胡芬芳因嚴重體味被拒,其父以金條賄賂名鈸讓她成為舞優,卻被上門追索工錢的在山看見。最後名鈸被迫讓在山加入昶麗園舞優行列。攬月指在山並無做舞優的天分,在山表現出無比決心,攬月決定與她一起接受挑戰。

第七集 (05/08)
名鈸問攬月各雜優的進度,攬月指可秀表現理想;攬月為了應名鈸要求,在一個月內訓練在山通過雜優考試。雪松約會各舞坊都知,表示三太子請他籌備太子宴,並打算選出舞優在宴上表演;在山與玉嫣練習,玉嫣說出家道中落令她受盡別人白眼,要藉贏得花魁後獲封郡主,以重振昔日家聲。名鈸請高仁為太子宴演出作曲;玉嫣練習時被攬月指舞步不順,高仁看見後推斷是她是受了腳傷,更為她縫製了一對鞋頭墊。在山終向玉嫣說出鞋頭墊及藥膳湯等都是高仁為玉嫣做的並解釋他多次接近玉嫣只為尋得自己身世的線索。

第八集 (05/09)
高仁懷疑母親與名鈸的母親是同鄉一事,戴刀等大為緊張;在山心急歸隊,希望苦練成功,通過雜優測試。戴刀得知攬月柔情似水的個性,不禁心生愛慕。灼籮與春逸園舞優到十里亭放風箏,看見雪松和三太子後故意把風箏線弄斷,然後走到三太子的涼亭前認識三太子。玉嫣練舞時再次受傷,名鈸看大夫隔布為玉嫣塗抹,忍不住出手替她按壓,玉嫣竟覺得湊效。名鈸知道三太子身處香雪盈姿,故意與玉嫣往找雪松,玉嫣應三太子之邀彈奏古箏、行酒令,三太子對她的文藝修養甚為欣賞。名鈸以其他雜優威脅在山,若在山無法過關,其他雜優便要同罰;在山雖然盡力,仍害得其他雜優叫苦連天,在山終於提出放棄……

第九集 (05/10)
高仁代在山向名鈸求情,但不被接受;在山自覺無顏面見母親,唯有躲到山上,最後高仁出現帶她到客棧暫住。在山請玉嫣幫助,希望能在七天之後的雜優測試順利過關;而高仁每次看見玉嫣跳舞便靈感如泉湧,作出動聽樂章。圓圓與彎彎發現雲芊的情郎卓溪爬牆進入昶麗園與雲芊幽會,二人好心相勸反被雲芊惡言相向。圓圓帶雲芊到卞府,欲撕破卓溪的假面具;在山擔心名鈸及攬月不許她參加雜優測試,遂再請玉嫣幫忙;在山披上面紗演出,舞藝獲名鈸及攬月讚賞,但當在山揭露自己真正身分時,攬月欲拒絕讓在山回到昶麗園。

第十集 (05/11)(晚上九時)
在山感激名鈸讓她重返昶麗園,名鈸表示覺得在山與自己相似。高仁藉欣賞玉嫣跳舞,終把新曲完成;名鈸非常讚賞高仁的新曲,遂把新曲以「桃花仙子」命名,又請高仁在太子宴演出時領奏,但高仁怕自己貌醜失禮,請名鈸代為領奏。玉嫣以為新曲由名鈸所作,不但表示欣賞,更把父親遺留下來的曲譜贈名鈸。名鈸欲在太子宴上以馬頭琴拉奏新曲,高仁建議讓自己坐到最後協助。灼籮在太子宴上施展渾身解數;昶麗園在玉嫣帶領下演出令皇上大力鼓掌讚賞,在離場時,在山看到皇后頸上所戴玉佩竟與香花給她的相似,即時呆站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