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自作業》看得開懷的愛情片

《失戀自作業》

登徒

因為珍妮花羅倫絲得奧斯卡影后,令這齣本來甚討好的《失戀自作業》坊間叫好票房叫座。一位好演員,可以令平平無奇的東西,變得神奇,《失戀自作業》就是好例子,何況,《失戀》好的不僅珍妮花,還有畢列谷巴和羅拔迪尼路。

中年歷史科老師柏特,因目擊姦情及痛毆姦夫,而被關進精神病院,並且被法庭下了禁制令,禁止他接近前妻;另一邊廂,丈夫意外身亡,因自責而變得濫交的年輕寡婦蒂芬妮,燥狂又抑鬱,充滿稜角和死穴,一受刺激便火山爆發。

《失戀自作業》看得開懷的愛情片

《失戀自作業》走典型浪漫愛情故事,只是當事人換成一對問題人物,柏特出院重回自己社區,邂逅蒂妮,先是火星撞地球,互相在傷口撒鹽,然後擦出微妙相依關係,蒂芬妮以替柏特送信予其前妻為條件,換取其擔任舞伴參賽。

這片第一層妙趣,就在這對正常心智卻受情困的男女,如何慢慢從困擾中走出來。柏特有妄想症,對前妻有超乎想像的堅持,蒂芬尼則有強烈內疚和情緒病,他們都是過著平常生活,只有觸及痛處才失控,柏特其實很懂自我分析,又曉得以跑步作治療,蒂芬妮更是聰敏過人,妙語如珠。

這戲的浪漫,在於這段負負得正的愛情,由英俊的畢列谷巴,和仿如奇葩的珍妮花羅倫絲來演,不討好才怪,尤其羅倫絲增磅後,在豐滿身形下,有種狂情和爆炸力,非常自然好看。

《失戀自作業》看得開懷的愛情片

而另一層次,則是其心理治療,是典型療傷系電影。柏特常生活在不切實際的妄想裏,卻遇到比他更癲、心靈受創更深的蒂芬妮,互相成了對方心藥,心病還需心藥醫。生活和心靈都在對方的愛意和善意中,重回正軌。跑步、食藥、跳舞、寫信、談天,慢慢將個人心結解開,看到身邊人有其可愛。

第三層,則是柏特蒂芬妮的社區,正常生活中每個人都神經兮兮。柏特父親是外圍莊家,自己患強迫症,亦是病態賭徒,沒有他,就沒有最後賭身家的「五分」賽;柏特老友家庭壓力巨大,夜裏靠聽重金屬音樂減壓;還有分分鐘監視,高度戒備的鄰居和警察。這些正常人,其實都有難言之「隱」。

《失戀自作業》看得開懷的愛情片

導演 David O. Russell 的小兒子患有先天性情緒病,是故他拍情緒病特別有Feel,沒有帶著異樣眼光拍這批病人,亦反省正常人的「癲狂」因子,和失常行為。

最後一層,正是家庭和朋友,看待柏特和蒂芬妮的態度。父子、夫妻和老友們,以一種接納態度,迎接柏特回歸尋常生活。我很久沒看到羅拔迪尼路,演出裏有這種精到的火候了,他與柏特間不離不棄,到最後仍提點柏特不要失去心中真愛,父母一直沒有離開柏特,令人感動。柏特出院,第一時間被老友邀到家中開餐;柏特和蒂芬妮,又何嘗不是互相接納才解開心結?

《失戀自作業》是近期看得開懷的愛情片,沒有大道理,卻勝在有很多感動時刻(touch),烏雲裏現出銀邊,讓戲中人感到絕望時找回希望,這是荷里活老板斧了,用得好仍令人受落。妙在,柏特以為練舞可換回前妻的溝通,卻碰到真正在意他的人,有失有得,一切迎刃而解。生活裏若失落了情趣和希望,只剩一連串的例行公事,不發瘋才怪呢。

登徒

資深影評人,曾任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副主席,電台電影節目主持